嗯嗯嗯嗯热牛奶

如果能戳开看一下就好了!!!
年更选手
【其实更擅长吃粮非产出】
❗️【非常】不定时更新❗️
❗️cp洁癖❗️
欢迎勾搭(⁄ ⁄•⁄ω⁄•⁄ ⁄)
【其实并不会有人】
(其实催更也许会有效!小声bb)

缘•2——狐妖黄x收妖笠

#黄笠架空文       狐妖黄x收妖笠
#❗️非常不定时更新❗️
#❗️文渣,不喜者自点叉叉,会尽力避免ooc❗️
#有大纲但控制不住自己~~垃圾写手可能会修改文章
#废话多了点,总之希望愿意看的你看的开心!!!♥♥♥♥♥
辣鸡前文——>1
————————————————
2
     在林间随意找了棵树歇了一晚,第二天是个天气不错的日子。清晨空气清新,几只不知品种的小鸟欢快地梳理着羽毛,准备着觅食。朝阳初升之时森林也迎来了新的一天。
      习惯早起的笠松有幸看到了这充满活力的一幕,但他的心情并算不上好。至于原因,无非就是昨天一时脑热给自己惹上的麻烦。
      黄濑凉太——事情的罪魁祸首,此刻正规规矩矩地跟在笠松后面。昨天确定了要一起上路后,那化形的狐妖便告诉了他名字。至于笠松自己的名字,他不打算说。
     自己没有真心要传授他捉妖术的意思,笠松这个姓氏一时间又极为敏感,那狐妖没有知道自己名字的必要。恰好这狐妖也很识相地没问,笠松也就顺势而为地什么也没说。
     不过笠松不悦的原因不是名字,也不是后悔之前的做法,他对于自己的决定一向肯定。问题出在今天更早的时候。
     彼时笠松正双手抱胸,窝在一棵树隐秘的叶丛中补充睡眠。他谨慎惯了,外出做单子时习惯睡在树上,自从……族里出了那事之后更是连睡眠时也警惕万分,说是在睡觉实际上也只是浅眠。若不是体力必需,他更愿意直接不睡——早一日到目的地,自己的安全就更有一份保障,报仇成功的希望也就越大一分。
      由此看来留下那家伙在身边的确称不上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笠松相信这也是昨天那种形势下比较好的一个决定了。他不怕那家伙耍花招,他有这个自信。
     只是这个想法在他自觉休息够了,打算继续上路,睁开眼睛没看到意料中该有的密林却是意料之外的一头凌乱的近在咫尺的金毛时,一下子破灭了。
     “滚————!!”
    时间回到现在。笠松面色不善地快步走在前面,罪魁祸首黄濑则低着头紧紧跟在后面,同时极富技巧的与笠松维持了大约五步的距离。
     一人一妖周围围绕着怪异的氛围,就这么赶了一个上  午的路。赶路赶着赶着笠松气也渐消了。气消了后他便感觉到了腹中饿意,毕竟一早起来就什么也没吃,又赶了这么些路,是该吃点东西了。
     笠松想了想,一下停了下来,当机立断对身后狐妖道:“我去弄点吃的来。”便跃入茂密林间。他记得自己今早观察地形确定路线时曾远远望见过一片果林,尽管自己的路线不经过那里,现在离果林也应该不是很远。他可以多采一些。
     果林如笠松预料的不远,笠松没一会就带回了一布篓的果子。黄濑仍在原地等着,但怪异的是,他真的就是在原地。笠松走前瞄过一眼黄濑的位置,现在他就站在那里,一点都没动过。
     这也忒听话了吧。笠松皱了皱眉。走进了几步,招呼他来吃东西。无论是人是妖,摄入必要的能量都是很重要的,而笠松没打算要因为人妖之别来差别对待,何况这小子看上去就比自己小。
     当然,界限仍在那里。
     黄濑闻言,小步地走了过来,注意到笠松的目光又把头低了下去。拿起一个水果往嘴里送去,笠松这时才注意到黄濑的脚是光着的。他既是逃亡,走的路必不会是大路,一路上都是草丛灌木丛,加之自己除了注意他会不会搞小动作以外完全没有关注他,竟是现在才发现了这一点。
      黄濑低着头不自然地动了动。笠松吐出口气。这狐妖现在的表现和昨天跳出来就要求天敌收自己为徒的气势产生了强烈的反差。他又想起今早自己醒来,一眼就看到那家伙挨得如此之近,惊怒之下直接一手摁在尚未睡醒的狐妖颈部,另一手抽出腰后的短刀刺了下去,寒光算是吓醒了手下的妖物,惊慌之下喊出一句前辈,几近破音。
     铮的一声,那刀擦着黄濑耳边没入粗大树茎中。笠松灰蓝色的眼睛里闪出一道怖人冷光。
     “滚——”
      就这样,今早怕是已经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妖怪吓到了。不过也是他活该。笠松心里没有愧疚,他是人,就算不会因为人妖之别差别对待,但现世中的妖怪大多的确没有好好对待的价值。何况他还是个捉妖师。再加上……啧。
       况且以自己的警惕,那家伙不仅是在昨天跟了他一路,更是在睡觉时靠自己那么近都没让自己发现,笠松对他要学捉妖的居心又多了几分怀疑,却是对他的实力没太多好奇心。自己随随便便就摁住了的家伙,自然没有威胁。奇怪就奇怪在自己总会被他钻到空子。
       不过现在他没心思管那么多。反正答应了那狐妖教他,日后总能弄明白。他对自己没威胁就不必太在意。
       又招呼了那狐妖一声,笠松先吃了起来。那狐妖也不   是傻的,坐下也就吃了起来。
        笠松吃了几口,眼睛又瞟到黄濑的脚。光脚走了这么多路,果然还是破了好几个口子。估计是平时化形的时间少,人类的姿态下就难免娇弱了点。
     “我说,你怎么不穿双鞋啊。”这问题一出口笠松自己也愣了愣。
     “……因为我没有?”黄濑拿着个造型奇怪的油绿色果子,憋出一句。
     “可你有衣服啊。”笠松很快接道,差点咬掉舌头。这什么破问题。自己是吃个果子突然吃傻了吗?
      “衣服是我之前的。”不知为何黄濑的脸色突然变了变,“有衣服不代表我有鞋,这些不是凭空变的。”
       “恩。”笠松只好赶紧又咬了几口果子。这些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不知为何会突然问出这么个问题。
        见笠松没有继续问问题的意思,黄濑紧绷的身体微不可察地放松了些,在膝上握紧的拳头也松弛了下来。开始对付手里古怪的果子。
     笠松发现跪坐着的狐妖身上的橙棕色和服的确略小了些。
       林间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只有一点风声盖过两人进食的声音。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