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嗯热牛奶

如果能戳开看一下就好了!!!
年更选手
【其实更擅长吃粮非产出】
❗️【非常】不定时更新❗️
❗️cp洁癖❗️
欢迎勾搭(⁄ ⁄•⁄ω⁄•⁄ ⁄)
【其实并不会有人】
(其实催更也许会有效!小声bb)

缘•3——狐妖黄x收妖笠

#黄笠架空文       狐妖黄x收妖笠
#❗️非常不定时更新❗️
#❗️文渣,不喜者自点叉叉,会尽力避免ooc❗️
#有大纲但控制不住自己~~垃圾写手可能会修改文章
#废话多了点,总之希望愿意看的你看的开心!!!♥♥♥♥♥
辣鸡前文→→2   1

希望有人看有人可以理理我【小声bb】
——————————
  3
吃罢果子,笠松没有急着动身。他背过身在心里打着休息的旗号跪坐着收拾东西。后面的狐妖稍稍吃的慢些,注意到笠松吃完后默默加快了速度,发出的声音却很小。

笠松将随身包裹里一些小东西整理了一遍,都是些日常用品。他出最后一单时带了些衣服和一双鞋,以及一些例如急救药的玩意——收妖师除去工作性质而莫名蒙上的一层神秘面纱外,其实都是些普通人。就像武士或忍者一样,收妖师就算是在任务中,也都会需要换洗衣服【也许忍者就不需要】,都会受伤。

他看着自己翻出来的一双半新不旧的鞋,抿着嘴想了一会。身后那一小点窸窸窣窣的声音消失了,他放下鞋转过身,看到狐妖正正地跪坐向他,腰杆挺得笔直,两只手十分规矩地放在腿上,面前自己方才用来装果子的布篓被整齐的叠好——是个加分点。

“谢谢前辈款待!!”声音没有昨天大,用语气补足了那一点心虚。黄濑顺着笠松的手看下去,是装水的皮囊,已经瘪了。

这是个表现的机会!黄濑赶忙收回视线:“前辈,是要取水吗?”

“嗯?嗯,是呀……”笠松举起右手里的水囊摇了摇,尽管是个皮囊那里面还是发出了哐啷哐啷的声音,“但是刚才并没有在附近有看到水源的样子……”之前确定路线也是。高处开阔的视野的确能让他轻易发现果林,但并不能让他看见森林里更常见的小股水流。

“请交给我吧!”黄濑突然来了劲,笠松抬起头看到他眼睛里闪着小点的光,有点像昨天得到准许的时候的样子。

笠松挑挑眉,思索片刻还是把水囊递了出去。

“交给我吧前辈!我会把水装的满满的的!!”黄濑站起来两手攥着水囊说,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似乎。

盯着狐妖用鼻子使劲嗅了嗅后往右手边飞快的跑去,笠松懒得说什么。他看向那个迅速湮没在绿色里的身影,死死地皱起了眉头。

允许这个妖精替自己去取水也许不是一个好选择,他为什么要学捉妖,又是怎么做到对符纸免疫并三番五次靠近自己又让自己毫无察觉都是让他好奇的事情。

笠松反手摸上自己腰后的刀柄,飞快地笑了一下。

真是——有趣啊。

笠松能在年轻一辈里出彩,自然不是个呆板胆小之人,相反地他很喜欢任务或非任务里那一点紧张的感觉。逃亡的生活充满压抑,也许那狐妖能给他带来一点不一样——不是指坏的方面。

把刀取下来放在腿上从包裹里拿出布,笠松慢慢地擦拭起刀身,一边等黄濑回来。冰冷的白刃反射出他的眼睛,他又想起黄濑蠢笑的脸,昨天的和今天的,还有今早在自己刀下略微扭曲的脸。

只是一瞬间,他今早还是在黄濑那双极具欺骗性的金棕色眼睛里看到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笠松把擦好的刀挂回后腰,将布篓收起来。

“前辈!!”黄濑吵吵嚷嚷地跑了回来,跪坐回原来的位子,将水囊递给笠松,“打满了。”脸上带着点他本人都不自觉的求夸奖。

“辛苦了。”笠松把水囊也收好,没有过多理他。

这狐妖绝对不简单。笠松又在心里下了一遍定义,内涵却不同了些。

“那就继续上路吧。”

狐妖的笑脸暗了几分,很快又重新点亮。

“是!”

“对了。”笠松突然将身后的鞋拿了出来,“我看了看咱俩脚差不多大,这虽然是双旧鞋但是也还算干净,你要不就穿上吧。”话一出口,笠松又没了刚才梳理思路时的冷静,又有了之前咬舌头的冲动,他又补充说:“脚破了赶路慢。”

黄濑却没有像预想的那样反应,他看着那双鞋,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过了一会才上移视线。

“这是……前辈给我的?”

——————
正如笠松猜想的,黄濑学捉妖的目的并不简单。虽然不是抱着绝对的恶意,但他不是那个表面上笑得十分灿烂的家伙。

就像笠松心里对妖精魔物下意识的防备心一样,黄濑其实也隔应人。

或者说,人、妖,他都挺隔应的。

所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在笠松睡着之后会悄悄靠近,本来只是打算在树下凑合一晚的。他闭眼睛闭了半天,妖兽类发达的听力捕捉到上面的人比清醒时要平稳的呼吸声,尽管不明显但他就是发现了,哦,前辈睡着了。

然后他就“醒了”,借着我只是换下地方顺便刺探一下的幌子悄声上了树,凭着超好的夜视能力看清了笠松的样子——然后他就莫名其妙在笠松边上睡着了,醒来后就是那把吓妖的刀。
 
他起初对这个轻易收了自己做徒弟哦不,做后辈的人多少有一点点好感的——至少是好奇,居然那么轻易就收了自己在身边?可当他紧紧跟在笠松后面,不抬头也能感觉到那份灼人的寒意时,他发现自己是想多了。

经历了那么多事还能这么想,脑子烧坏了吧?他有些气愤又有些自嘲的想。连脚上被划出伤口都没感觉到。

后来就是笠松找来了果子。他招呼自己一起时黄濑没动,第二次叫才慢慢挪过去——不吃白不吃。

为了跟踪笠松,他很久没进食了,认出布篓里大多是些他认识的果子,黄濑的神经因为食物放松了一些。

后来就帮他去取水——自己的鼻子很好用的。稍微讨好一下,无论对方是什么态度,他是认真要学捉妖的。

拿出平时习惯的笑容,狐妖的笑捉摸不定。

再然后,就到了现在。黄濑看着笠松手里的鞋,自己是能穿上,但是这是为什么?是因为之前的对话吗?

有必要吗?一个人,而且是个捉妖师,给一只狐妖一双鞋?尽管是旧的,但这……

“你不觉得没有必要吗?”话到嘴边却又变了个样:“这是……前辈给我的?”

带着一点点,一点点不易察觉的期待。


——————
对方迟迟没有接过去,笠松脸皮上已经有些挂不住了,毕竟是个少年,有些地方心性还是尚浅,听到黄濑的话,暴躁的脾气突然有些收不住。

“你当我那一堆话对谁说的?你要不要都快点!”

“啊啊我当然要!!”黄濑赶紧把鞋抢了过来,发现自己动作有些粗暴又忍不住偷偷看了笠松两眼。

“还不赶紧穿上!要赶路了啊你这个八嘎!”笠松出手狠拍了黄濑肩膀两下。

“是的前辈!”黄濑蹲下去穿鞋,自己刚才是不小心和前辈对吼了吗?

笠松看着自己手掌内心有些复杂,毕竟这种态度自己从来只对家里的弟弟妹妹才有过,这突然一下子是怎么回事。他又去看蹲着的家伙的发顶,决定把错归到他身上。
 
蹲着的家伙不知道自己又默默背了个什么锅,他的内心也是在不平静中的。他还是对人、妖都挺隔应。

黄濑站了起来:“很合脚呢前辈!”他又露出那个习惯性的笑。笠松则说那就好。

但是。黄濑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说,他觉得这几天的辛苦没白费,也许跟着这个人会有很有趣的事发生。

而笠松则忽视了心里那一点点不赞同的声音,在转身上路的那刻也笑了。没错,人妖有界,但是他不吝惜那一点关怀,不介意给那狐妖一双鞋。既然要同行,既然自己又很好奇他的事。

也许是因为今天天气很好呢。因为就连黄濑的习惯性挂在脸上的笑也有了一点真诚。

评论(8)

热度(7)